TREND矽谷動態

>Trend

羅賓漢(Robinhood)成功打造金融交易移動平台 積極迎戰中國市場

  • 改變美國股票交易市場的羅賓漢(Robinhood)是目前當紅的矽谷金融新創企業,其創辦人為新移民二代的Vladimir Tenev與 Baiju Bhatt,兩人自史丹佛求學時便開始結識為好友。位於Palo Alto的羅賓漢提供了免手續費、即時的股票經紀服務,源自解決年輕世代金融投資門檻的使命,讓資本不多的年輕人或交易者能夠進入金融市場交易,該平台可以小額投資並且不要求手續費與利潤回扣的服務模式,已經迅速吸引超過百萬使用者。募資方面,該公司透過3輪募資,向22名投資人募得6,600萬美元,其中包括Google Ventures、IT Ventures、Social Leverage等。而精簡的使用者介面,獲得第一個拿下「蘋果設計大獎」金融類應用的殊榮。以下為2016年8月4日Startup Grind邀請Vladimir Tenev分享創業歷程與心得之實錄。

    Host:首先我們代表Startup Grind感謝你到此,希望你開車過來不會花太多的交通時間;但心情怎樣,就跟來上班一樣吧!
    Vladimir Tenev:還好,我們事實上很近,有很多的新創公司也都在這附近。
     
    Host:對於搬到城市(指舊金山),會感到有壓力嗎?或是覺得還不錯?
    Vladimir Tenev:當然我們是在一連串的討論下決定,但可以看到在南灣有很多大型的企業與新創企業在此成長,都可以為我們服務,所以我覺得蠻開心的。

    Host:來談談你的背景、你的成長,以及怎樣發展出企業家精神?
    Vladimir Tenev:我的背景相當地特殊,我也覺得創業家的背景往往都來自比較不一樣的背景。我出生自保加利亞(Bulgaria),算是經濟繁榮的時期。我的父親是個經濟學家,同時也是個創業家,經營有關於旅遊業,像是帶法國旅客在保加利亞旅行,必須要經營旅程規劃、租車輛等等業務,並非是科技型的企業,但就是個中小企業而已。我們到美國發展的故事相當地特別,我父親是經濟學教授,他得研究有許多西方學術的基礎,柏林圍牆倒下了後,他的研究論點進而被突顯,許多美國那邊的學術學者關注到他這個實務性的理論,因此邀請他到美國進行研究。當時是1991年,大概是網際網路時代前,我跟著母親與祖父母成長。我和父親大概一週只能講一次話,因為通話仍相當地昂貴。本來父親是預計完成碩士後就回到保加利亞,但接著又有了工作職務,所以母親接著也到美國,我也是六個月後就一起到美國跟父母生活了。當時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具有意義的時刻,因為我們必須去建構所有的支持系統,包括從父親在保加利亞的事業開始,這是可以追溯我創業旅程的一種角度,從父親、母親到我自己,都是很大的冒險經驗,我當時來美國時甚至完全不會英文。
     
    Host:你有取得公民資格嗎?
    Vladimir Tenev:但花了蠻多的時間,我從東岸長大,到這裡的史丹佛大學取得學士。
     
    Host:你覺得到美國這創業、經營公司有甚麼你看到特別的,或是說需要去修正的?想聽聽你的觀點。
    Vladimir Tenev:一般來說,我覺得移民是很棒的事,這也是為什麼目前我可以在這兒,並且做我想做的事業。如果你去看那些在美國非常創意的產品與公司,移民者也是代表的族群之一,我本身是支持如何便捷讓好的人才去他們想去的地方創業或工作。對於富有的人來說,想要到哪是相對簡單的,但是對多數人來說,有這樣的機會還是很困難。我想這可以透過科技來改善,像是用更開放的分享機制、資訊等,這也是我一直思考的。
     
    Host:聊聊你是如何碰到你的共同創辦人。
    Vladimir Tenev:我們在史丹佛念書的時候相識的,至今已經超過11年。我是大一的暑假碰到他的,當時我的夢想是心理學家。這源自我背景成長,我父親在我幼年早期做了移民的重大決定,然後父母都在同家公司服務超過20年了,當時並沒有創業的念頭,而且創業在東岸也並不是很普遍的想法。所以我到史丹佛,而我的共同創辦人也有類似的故事,他的父母從印度移民到美國,他也在研究心理學,我們因為共同做研究而認識。因為我們有類似的成長經驗,相同都是家中獨子,所以非常迅速地成為好友。此外,在史丹佛心理學院的學生有多元的性格,但是很多都有濃厚的創業企圖與自我挑戰,我和他從幾項小的計畫共同合作與投入,或是一起進行許多社交活動,到後來就一起創業。
     
    Host:在Robinhood之前,你們做了甚麼計畫?
    Vladimir Tenev:我們在2009年畢業,我當時是完成我的史丹佛大學,而他是碩士。他獲得了灣區一家租金核算的工作,而我則是去加州大學(UCLA)進修數學的碩士。當時正經歷了2008金融危機,大家大概會記得這個時期,而我正對交易活動相關研究感到興趣並投入。有許多第三方金融機構深受金融危機帶來的破壞,但也有因應得很好的,比如Albert Trading。2008年是交易的淘金熱指標,讓許多金融機構了解,現在化、精確地運作才能因應新的客戶需求並生存下來。
     
    Host:我想也是來自新創公司的股是緊繃,像是蘋果的股票一下上漲,是非常可觀的,我們實在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所以你們試著去預估、去規模化這樣嗎?
    Vladimir Tenev:在那樣的背景下,交易量可能會大量上升,當下當然有很多策略會去預測與運作,像是蘋果股票交易可能在某個地方買比較便宜、在別的地方賣又比較快之類的,基本上在一般的市場機制運作是可以有效率的,但是當交易量太大的話,就會有機率的問題。因此,我們想說如果用電腦運算,應該可以去掌控,所以我們2009年就創設了一個交易公司,位設於舊金山,然後搬遷至紐約。我們研發了技術並完成草創階段,我退學、共同創辦人也辭掉原本的工作。

    Host:你們的父母親怎麼說?
    Vladimir Tenev:我們還年輕,我大概21歲而已,他們當時覺得我就是在玩某樣事物吧!當然我說服他們如果有必要我還是會回學校去完成學業。但基本上他們當時有傾聽我,我們很熱情並興奮地在完成這項新事業。而且,當我完全投入打造這項新技術時,我覺得我找到我的使命。在研究所時很激勵我的是,數學這一專業的創造性,你只要有腦袋、筆與紙,就可以把一個新的點子帶進生活裡,當然還有許多數學家像17、18世紀的高斯等,他們創造了現在孩子們成長過程都會學習到的東西,我也明白到影響力的重要,研究可能僅幾十位人看到,但一旦化成技術,加上經營公司新創期間放入的許多東西,就可以變成影響大眾的產品或服務。
     
    Host:你們有募資嗎?
    Vladimir Tenev:我們在草創期間有些投資人,但基本上我們是金融新創企業,所以跟典型的新創公司不太一樣,可以去做股權的投資或分配。我們剛開始有自行交易,但不是很理想,雖然我覺得我們的技術非常有效能。但是同時我們看到銀行避險基金或是共同基金的軟體需求機會,因此發展相關技術與軟體,來銷售授權及相關服務給銀行。這相當有趣,因為許多銀行對於小額的避險基金並沒有相關的技術可以去運算出最後的投資,事實上這只需要些程度不高的電腦運算來架設交易模型,而當時2011年左右銀行都想要更現代化的交易,所以我們經營得很不錯。
    Host:那你們為何不繼續做呢?
    Vladimir Tenev:我們當時做得確實不錯,有大概10位夥伴,而且是有獲利的,大概有幾百萬的營收,整體來說隨著時間是成長的。但是我們也看到可以做其他更大事業的機會,當時是佔據華爾街運動,舊金山也跟進支持,我們看到青年人開始不相信市場運作,因此我開始想我們的服務要如何對這些人更有幫助,我們知道股票市場是很棒的工具,也想著要如何可以有更大的影響力。我本身對於青年的投資發展具有熱情,我覺得讓更多人去了解投資與交易是件很好的事情,因此,我覺得比起避險基金軟體的發展,如何讓數千百萬的人參與投資是更具潛力的。
     
    Host:所以你們結束了原來的公司?你們開始怎麼做?
    Vladimir Tenev:剛開始考量我們是科技公司,想要更多的工程師人才與相關網絡,所以回到舊金山。2012年我們有了這樣的點子,但是起步Robinhood真的花了很多時間與精力,像是建立短期目標的專業團隊、從頭找資金投資、提出公司申請,大概在2013年準備好並且宣告我們的服務產品。而當時就有5萬人申請等著我們的服務是很驚豔的。我們對於如何註冊設想許多,設計了排隊等候機制,這可以讓我們與使用者知道有多少人在等著,這是可以看到真正有需求的。總之就是提供電子郵件來簡單申請,因為所有的服務都還在測試中。我還記得那是週五的晚上,用大眾媒體發佈,我們那時也都還在測試,然後隔天醒來,我看到有600個人申請,就是這樣開始了。我還記得我們是Hacker News的第三名,第一名是中國登上月球,第二名是google的新聞。我想我們很難登上第一名,畢竟是登上月球的創舉,但30分鐘後,我們上升至新聞的第一名。當時很興奮地打了電話給我母親,跟他說Robinhood是個很了不起的事了,然後所有的工程師都跑到辦公室。
    Host:當時只是個精實的網頁,但產品已經完成了吧。所以你們募資了創業初期主要資金,然後現在募資超過1,600萬美金。可以分享多一點有關取得資金時的情況嗎?
    Vladimir Tenev:我們當然表現出我們的熱情,還有這個領域的專業,當然也會有拒絕我們的。我們盡可能地估計市場並且要去證明風險,來取得我們的種子基金。當然這是種挑戰,但我們也還算幸運,創業初期有投資者願意相信我們,還有些來自華爾街金融產業,能夠了解我們想做的,並看到潛力。我們也拿到幾個重要的機構投資,像是Google Venture。無庸置疑,這需要很多不屈不撓,還有必須要做很多的功課。相較一般的傳統交易公司,零手續費的條件讓人感到特別與驚訝,所以我們對我們公司怎麼運作要做更多地解釋。
    Host:雖然很多人知道,但也可能有些人還不知道。請你分享一下Robinhood在做什麼。
    Vladimir Tenev:Robinhood是移動式股票交易平台,讓使用者可以免手續費地透過手機買賣股票,可以買上市股票與全球的ETABS。
     
    Host:那你們如何賺錢?
    Vladimir Tenev:一般而言多數人不太了解股票經理人的運作,他們通常在交易中收取佣金,每一筆交易大概7塊錢,但通常也只是收入的25%。這個事業有點像是銀行的運作,透過持有的股票或是存入的資金,可以把資金借出或投資來取得利息利潤。我們就是透過類似的模式,像是將閒置的股票借出給銀行,來賺取大部分的收入。所以,我們的挑戰是,透過技術,我們是否可以降低至少30%的成本,或是說要如何超越這30%,這就是我們事業的基礎。
     
    Host:目前交易的情況如何呢?
    Vladimir Tenev:目前相當地驚人。比起一開始的預估是發展得更快,一年多前我們發佈了產品,吸引了一百萬的使用者,交易量達到60億美金。對於20出頭開始投資的年輕人來說,10塊左右的佣金是相當重的,當然這中間還有一些避險或服務的成本,但我很驕傲的是,我們把門檻給降到0元,所以現在每個人都可以用一個帳戶來開始投資,不管有多少錢。
     
    Host:你說投資客戶大部分是年輕人嗎?
    Vladimir Tenev:是的,我們的客戶平均年齡是28歲,這也跟線上的股票經理人不太一樣,他們的客戶大概都是30到60歲,另外資本與交易量也是比較高。
     
    Host:短短一年的巨大交易量發展,還有這些年輕的投資顧客,會讓你有感到壓力的地方嗎?或是說你是怎麼去看?
    Vladimir Tenev:這很難說,因為我們還沒有很開放的交流機會,都只是在埋頭做產品,但是確實我們的客戶比股票經理人面對的相當不一樣。所以我們會比較聚焦在於如何讓顧客可以接觸與進入使用平台,而也蠻有趣的是,隨著時間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離開既有的服務體系。目前比例大約有25%是初次投資者,75%是離開股票經理人移轉過來,我們看到越來越多使用者只在乎平台的交易功能,可以購買股權、基金等,而大家也看到這系統是可信賴的、使用者越來越多,所以不太會再透過別的管道去投資。
     
    Host:外界有提到一般人不應該投資太多資金,你們有其他的支援來讓使用者去思考或了解如何投資嗎?
    Vladimir Tenev:目前我們很純粹是交易平台,每個使用者都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投資模式,像是只關注某一家公司的股票,或是購買多家的股票,或是只買ETABS。就我來看,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去投資,就好像每個人的成長,求學、成家、買房子,如果買房子是種投資,你會去貸款、配置可能10%收入去繳納、付利息,然後每次買賣房子的交易費也是超級高,但百年來房市卻無法居住正義。這樣的投資並沒有帶來更好的生活,因此,倘若一般人能免費地接觸並進入投資,我覺得這是相當有力量的工具。所以我們堅信,教育大眾並使其能無償在美國股票市場投資交易,對於社會發展來說是有益處的。
     
    Host:可以談談怎樣跟你的共同創辦人協調與分工嗎?
    Vladimir Tenev:我想對於聽眾來說,或是感到有興趣的,就是共同創辦人與創業團隊的選擇。每天創業者都會碰到要去做重要決策的時刻,你必須要確定是非常信任你的共同創辦人,像是他的忠誠表現、樂於分享、認同與理解程度等。我有看過四分五裂的新創公司,創業者很聰明,但是團隊卻沒有融洽,無法了解彼此的看法,或是在基礎的事物上有共識,我非常確定那是影響新創草創失敗的重要原因。我非常地幸運,能在跟我大學以來最好的朋友一起創業,我們甚至可以說是從像孩子時期就相處,總共11年,而這些時光下都可以分享與理解,這樣的關係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們也總是意見不合,但當發生時,我們不是相互一週不說話這樣,而是去衍生更強有力支持原因的決策。
     
    Host:關於成長,我想跟你聊聊全球化、國際化發展,就發展一個市場來說已經很難了,尤其你可能很小,然後在某方面做得很好,那怎麼去比較要再擴展其他的市場。尤其看到最近滴滴與UBER中國合併,你會怎麼想?
    Vladimir Tenev:回應國際化這個疑問,我想就回到我們的使命來看,讓世界每個人能更容易地進入股市市場。也許你會說美國有很多人對投資與財務感到痛苦,但是對其他很多地方來說,則是連入口或是機會什麼都沒有,像是亞洲一些地方只能靠買珠寶來當投資,但這些地方的人們都有智慧手機,而且可以看到在成長。所以股票市場可以擴大,而美國是許多大型企業股票交易的場域。就像你也提到,很多時候都深具挑戰,是一種兩難的決策,一來是我們可能看到新的機會去擴張,但同事我們得思考任何的改變或新增服務是否影響核心事業。許多國際化會碰到的實務問題,實際的辦公地點、海外市場、員工等,而對於Robinhood來說,我們的優勢在於我們是軟體服務,我們用數位化來解決問題而能夠有效率,像是到app store上架與配銷,我想我們有更有利的優勢來因應其他的競爭者。
    Host:對於大陸甚至亞洲市場,美國似乎還沒有一家公司前例能夠去借鏡,就你的看法,美國創業家要如何去成功發展?
    Vladimir Tenev:這是很難發展的市場,就滴滴的新聞,我想跟多數人都一樣,能了解這是很複雜的交易,他們要如何互相加入或是分享股權等,這是非常獨特的,因為它必須建立在當地的服務基礎上來發展,如果是北京的乘客,必須要透過美國的系統與收費機制等來取得服務,是比較沒有效率的,而若是想要透過Robinhood來買賣股票,它仍然是美國的產品,但UBER這樣的服務必須要有當地的夥伴關係才能維持,所以我想應該是有點不同的情況。我們也是有很強大的中國市場夥伴百度,它是中國的搜尋龍頭,團隊也很優秀,而對百度來說,我們被授權可以進入美國市場,彼此是很不錯的搭配,因此我很興奮國際化將帶來更多的機會,對於Robinhood的未來更加重要。
    1
    2

    ● 金融交易服務平台新創公司Robinhood創辦人Vladimir Tenev分享創業歷程。
  • 來源
    Startup Grind活動現場

    參考網址
    https://www.startupgrind.com/


     
  • 透過Vladimir Tenev的分享,以及Robinhood目前成長的表現來看,Robinhood確實找到金融投資平權的關鍵缺口,並成為領先者,這是最關鍵的驅動,展現成功新創企業如何看到社會問題並設法解決的優勢生存力。而商業模式來看,Vladimir Tenev初次創業的華爾街經驗,有助其掌握股市交易中法規、市場、散戶投資等相關經驗,目前的商品並強化了安全與保險機制,消弭使用者投資風險的相關顧慮,並隨著交易量的增加,系統更新為更佳快速與便捷;其使用科技提高交易效能,隨時隨地且免費,通過投資者資產管理營利,雖然與傳統的股票經紀商營利模式相近,但顧客對象有了極大的區隔,尤其免手續費的使用者成本優勢,使其更具潛力。至於國際市場方面,Vladimir Tenev會後也提及,依據潛在使用者調查,才擇定澳洲與中國;而中國如何本土化發展,以及如何因應強大競爭,都是其接下來最具挑戰的課題。
     (IEK特派/蘇美玲)